我如实回答,那边冷不丁的冒出一句:又是江西的啊?我有些愕然?江西?江西怎么了?江西人又怎么了?虽然我那时尚且不明白聘用单位代表那句话中玄机.但尚可猜到,江西人在这里地位不高,或者说印象不好。

我这么宽慰自己,哪里都有素质低的人嘛,不能以篇概全,下了车,那家伙也正好也下车:手中握着一包中华.草,有必要如此嘛,乡下人.我心想.

下午大概的逛了逛,租好了房子,然后去世纪联华买点日用品.刚进门,一人迎面撞来,估计袋子里装了酒之类的硬物,我膝盖理解便红肿了。我疼痛难忍,立刻蹲下使劲的柔捏.回头望撞我的那家伙.他看我惨状,正在旁边傻傻的发笑.这下我忍无可忍了,怒火中烧.满腔的愤怒不可遏制的喷发出来:你们义乌人就这个德行,撞到人不说声对不起还在那旁边傻笑,**妈B.我这个人是很讲道理的,一般来说也不讲粗话\脏话。但那情形实在是愤怒到了及至.

没想到,话刚说完,那小孩子便很愤怒的说话:谁是民工子弟啊.你们才是民工子弟,我父母才不是打工的,你们才是打工的吧.我同事当时愤怒到直想撞车.

所以约我去她家谈,说好十分钟到,等了她整整1个多小时,途中也没打一个电话过来.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3bullets.com/,种植业